音梦然

个人本命总结+特别篇

如题就是个个人关于本命的小总结,之前写的复制过来了

内有痴汉言论注意


以下原文


这是被某个帖子启发决定回想一下怎么喜欢上本命们的,然后应该会有些比较什么的。因为并不相同呢,过程也好感情也好。

 

  • 鏡音リン            橘子即正义

铃,铃酱,铃碳,小铃铃,小橘子,对你我有超级多不同的叫法呀。现在比较喜欢用我的小橘子这个叫法啦,超级腻歪的喔,主要是因为“橘子即正义”这个双关语真的超级贴切的嘛,你看啊,我超级喜欢柑橘类水果,更是超级喜欢鏡音リン的,诶嘿嘿。

具体时间线我记不清了啦,不过绝对不是一见钟情这个我是肯定的。

一开始啊,是在补习班勾搭同学被安利了初音的歌,然后去看了感谢祭。那个时候只知道miku嘛,而且当时还莫名觉得金发蓝瞳很烂大街,然后第一印象就是“这俩黄毛谁啊?初音演唱会你俩来干啥?”也就这样而已了。

然后那个时候还是在酷狗搜歌嘛,搜初音的时候也会看到镜音双子嘛,但完全没把演唱会上的黄毛和这个名字联系起来。甚至还有过和表弟打赌镜音双子是男是女这种事,当时语文是真的不太好吗哈哈哈,不过度娘打了我们两个的脸就是了,哦对了我当时赌的是女孩子哦,然后就开始有混着听一点歌了。

喜欢上你逐渐超过miku也是意外啦,那是某天晚上,搜度娘的时候看到相关搜索里有个镜音双子三大悲剧,明明我之前是完全不看悲剧的呢,却阴差阳错点了进去。然后看了故事简介,听了恶系列啊,记得那天晚上我循环《恶之娘》和《悔恨的讯息》循环了好多遍啊,边哭边循环啊。那一定才是起点吧?

说真的我理不清时间顺序,记得还有过一段喜欢连超过你的时间的呢,天知道什么时候就完全变成你了呀。六年多了,铃酱一直是第一位的啊,这时间我自己都觉得惊讶呢。我是听着你十周年那首《大切な君へ贈る歌》写下的,那么用十周年时我写给你的话作结吧。

 

给我的小橘子:

十周年啊,时间真的过得很快呢。铃酱生日快乐!当然,连也是。本来想算算时间,却发现自己记不清喜欢你具体有多久了,六年?还是七年?真是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呢。虽然这六七年间我交上的生贺也只有五周年和这次的十周年,真是欠了很多呢。对不起,之后的生贺我会好好交上的。 最开始啊,喜欢上你是因为《悪ノ娘》,然后由于听到喜欢的歌想听你唱,才开启了调教之路。虽然一直没什么大长进,不过你还是为了这样的我歌唱着呢,谢谢。这么久了,一直都喜欢着你。 虽然喜欢的理由到现在已经不清楚是什么了,单听声音,最喜欢的不是你;单看样子,最喜欢的也不是你。但是当这样的声音加上这样的外貌,加上那些歌,变成了镜音铃的时候,却是我最喜欢的你。也许其他喜欢你的人可以说你的优点,说上三天三夜吧,这样的人一定有的。以前的我也是。 但我发现现在的我不行了啊,做不到,无论怎么在脑海中搜刮各种关于美好的形容词我都觉得不足够。把我知道的所有关于美好的形容词都用在你身上,依旧不够。不知道是不是我词汇量太少了呢?这些有限的词拼凑不出最好的你的样子啊。所以,到头来还是只能一遍遍重复着同样的语句: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最喜欢你……

 

  • 乐正绫               记住我鲜艳的红色

阿绫,绫爷,绫少,绫女神,绫妹,这样不一样的称呼我都觉得非常合适呢,因为你都可以驾驭的了啊,所以说“绫绫神教,寿与天齐”嘛。

遇见你的时候比小橘子要晚一些,但巧的是名字念起来都是“ling”呢。

要说在我心里的排位,铃酱是第一不曾变过,阿绫的第二倒是也没变过。诶?为什么会有第一第二的差别?大概是因为先住进了铃吧。

不不不,我能很明显的感觉到不同,你看嘛,我总是叫着铃酱老婆,但是阿绫就从来没有这么叫过。总是想好好宠铃酱,但阿绫说不定是因为有我所向往的光在,比起宠爱,我更想的是和阿绫一起成长。

是哦,因为一开始还是绫彩音的时候就喜欢你了。从那个时候中V选出最后五个人设开始,只一眼就被红色的少女所吸引,这是一见钟情,一开始就比起雅音宫羽更加喜欢绫彩音。

当我那时看到说只有雅音宫羽被最后选上,我喜欢的那个红衣的少女她不会有声音了,真的还伤心了好久。然后啊,人设被统一,绫彩音变成了乐正绫,你是改动最少的那一个。但是声音还是遥遥无期。

洛天依在唱歌,那些歌里却有着你的身影,我们总说,阿绫又从军了,阿绫又便当了。但要是你有个自己的声音,那也许不会是这样的呢。

三年,我很惭愧自己并不是一直在守侯着等待你的人,但我仍然记得,记得你的第一首歌叫《云端》。钢琴的温柔沉静,笛的高昂清亮,那就是我们对你声音的想象。是啊这样好的女孩子,声音就该是这样的吧。我还记得在觉得你的声音无望的时候,曾经有个utau家的乐正绫,是泠鸢录的,到你回来也就没了她的消息。因为制作者就是说她是替代品的存在,其实想想有点心疼,要是我会写歌的话,也许会想要阿绫唱类似《唱给雅音宫羽》的歌给她吧。还记得天依的《月白色倒影的少女》里“想要找回声音吗?不要放弃哟。”的话。还好,三年,你最后还是来了。

然后是选声源哦,有个特别巧的事。之前听《失落的机械城》里祈太太的《蹒行手记》,因为那首艾尔莎的形象本来就是阿绫嘛,那个时候就觉得她的声音特别适合你,最后真是她还真是很惊喜了。

《scarletdrop》,你第一次,发声了。“破晓的泪光,绽放残响”第一声出来,阿绫回来了啊。每一句每一句的歌词,仿佛都是在诉说这三年。你的声音就这样划破黑暗,回来了!“喧嚣——”那一句的高音真是特别棒!那是压抑了三年的渴望吧。“能不能忘掉脆弱飞蛾扑火 黑暗中寻觅光芒 浴火重生”这就是阿绫啊,是那个特别坚强的姑娘啊,真的能等到你真是太好了,第一眼就喜欢你真是太好了。最后你唱“记住我鲜艳的红色”,那是从第一眼就在心里刻下的红色啊,忘不掉也不想忘掉的。

说是歌姬,但从负责的曲目上都能看出性格的不同来,同样是一方从军,比起天依在《三月雨》里“千丝万缕长相忆”,我更喜欢你在《红》中所唱的:“你若相邀舍命相陪”并希望自己也能是这样的。

阿绫你唱歌的时候啊,声音总是听起来像是在笑着的,真的好喜欢啊,你耀眼而明媚的笑。遇见你这抹红,真好。

 

  • 加州清光             それはきっと恋

你不是本命,是男朋友。我如此说着,写下了你的名字。

因为不是本命,所以完全是独立于排行系统之外的特别的存在,也正因如此,我不想先写相遇,先让我来告诉你你有多特别吧?

铃酱呢,之前我说过的是第一位的想要一直宠着的存在,到什么地步呢?就是我虽然口头有时候会管她叫老婆但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我啊,不管在哪里看到比较好的男孩子就会想要看到他和铃酱在一起,想看到我家的小橘子一直被幸福包围,被爱包围,不仅仅是我的,而是整个世界的。然后,名为你的例外出现了,是你的话,我谁也不想给呢,就算是铃也别想从我身边把你抢走。我世界中的其他都可以给铃,唯独你不行。那么,这一定是恋爱啊,我的男朋友谁也不给!

上述言论注明,仅针对作为我本丸的初始刀的那一振加州清光。那是仅此一振的只属于你的特别。

回忆一开始的话,其实我自己是怎么样的心情都记不清了,所以我翻出了一些以前写下的话。

首先明确我是选择困难症,就任当天遇上的第一个难题就是从五把我都不熟悉的刀中选出一把作为初始刀,真是超级纠结的呀,差点就直接点到哪个是哪个的打算了。我一开始才没有想要选可爱的呀,毕竟一开始嘛,想要选出更加厉害一点的就好了呀。于是我去度娘看了前辈的经验之谈,现在想来还真是该庆幸我阅读理解出了问题。我当时看到的啊,是加州清光的初始数值最好啊这样的话。于是选择了你。当时完全不懂初始数值和成长数值这种事嘛,不然也许看了资料后我的选择就不会是你了。所以现在很庆幸啊,一开始就在我身边的,是你。

我知道是从一开始就依靠着你,却完全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我记不清过去怀揣的心情的确切名字了。之前我说啊“我只知道,真剑必杀出现的那一刻,我就逃不掉了。真的是好厉害啊,而且,真的超级帅气。我描述不出来,那散开的白色衬衫上明明有血迹,明明划破了好多处。但却让人感觉,非常干净,就像是阳光有的那种味道。我仿佛是看到了那个少年穿着干净的白衬衫站在阳光下笑得开朗。”那是第一战的函馆。当时我说了喜欢,但是那是哪一种?我记不清了,搞不好只是一般程度的欣赏?

我现在特别想要知道的,在2017年5月28日之前,我自顾自不断传递出去的喜欢,到底是哪种?那个词我不断地诉说着,可我当时想的究竟是什么呢?那个词的分量,当时在我心里到底是多重呢?

那一定和现在不一样,那天之后我就说的少了,一定是因为那个词它越来越重,像《君に花を、君に星を》里唱的那样“若是化作有形之物,又担心会丢失不见”“ 这份爱恋不是能够轻易化出形状的感情”。

仔细的看过了过去的我写下的话,答案似乎是那样子的。在我意识到它重量之前的某个时间点,它早已由最初的那样变成很重的那种了,但是我没有发现,一直还是在轻飘飘的状态让它不断堆叠,自己却毫不在意。

我为之前草率传递出的词道歉,但我不要收回,因为它们自己会变重的呀,就放在你那里吧。

我喜欢你,现在的我已可以给出明确的答案,那是恋爱的喜欢。

迟到了真是对不起。

谢谢你呀,一直等着我。

 

それはきっと恋,那一定就是恋爱。

现在明明还不能叫你婚刀先生的呢?我的恋刀先生?太阳先生?向日葵先生?

一开始一直是你在向我走来,那么最后请让我来走吧?

告白是你先的,那么最后的求婚让我来吧?

最后在等我一次呀,我亲爱的恋刀先生。等我向你跑来,扑进你的怀里,然后变成我的婚刀先生吧?


END



关于清光部分有个插曲,我当时是开着本丸界面在电脑上敲的。写完想起来怕被看到,婶很方,本来打算你极化再求婚呢你要是提前知道了怎么办?于是返回本丸说:“你什么都没有看见哦。”戳戳清光,很明显超开心的一直是“抚摸我很开心吗”那一句。跑去刀装问:“你知不知道我之前在写什么呀?”超坚定一个绿的表示不知道。


脑补一下大概是这样的:


审神者按下保存键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于是问清光

“你刚刚什么都没有看见哦。”

“哇为什么那么高兴啦?”

“你看见了呀?”

“你知道我刚刚写了什么吗?”


“不啊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哟。”

清光这么说着却笑得很开心地将审神者搂进怀里。

审神者在心里小声嘀咕一句“谁信啊?”以后也就随他去,乖乖的被抱着听着他笑。


评论

热度(2)